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养殖信鸽网 » 正文

新婚前夜 我与伴娘在酒店开房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9:30:44  

我站着都能睡着,为了准备明天的婚礼,我连合眼的机会都没有。我的未婚妻小婷坐在我旁边,晕晕乎乎,呵欠连天。我看她一脸的疲态,就要她回去休息。现在,酒店、花车、礼服等一切都备齐,万事俱备,只等结婚。

“你也早点休息,别累坏了,明天的事情还多着呢!”小婷吻了我一下。我抱了抱她,说:“放心吧。”然后目送她离开,那一瞬间,我仿佛又回到了初恋时刻。那时,我们都还在上学,她早上总会叫我去上学。我常常是早晨刚睁开眼,小婷就扑倒在我身上。我躺在床上,还没完全清醒过来。小婷就笑嘻嘻同我打闹,我被她的胸脯压住,从敞开的领口摸到她细滑的皮肤,捏到结结实实的乳房。她也不遮拦,就同我闹着玩,我们因此经常迟到。有时,我提起这些事,小婷总会为自己从前的不经世事的烂漫与天真脸红:“你真是个坏蛋,人家好心叫你上学,你却欺负我。”

回忆到这里,我哑然失笑。然后站在镜子前面观察自己,那张脸已经不再幼稚。明天,我就要跟小婷在众人的见证下结为夫妻,我往后将成为一个标准的男人,要养家,要承担起支撑一个幸福家庭的责任。我忽然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!结婚让我不安,可是究竟为什么不安,我却不知道原因。

这样想着没过多久,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,要睡过去了。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!“这么晚了,会是谁?”我心头泛起疑惑,打电话的不是别人,而是小婷的闺中密友,明天的婚礼伴娘小珊。提起小珊,我心中总会涌动出复杂的感觉,自从我偶然发现她青春骚动的秘密后,我们就建立了关系。这么多年来,我的爱情和性生活是分开的。思想正统保守的小婷,可以帮我做任何事情,却从来不愿为我献身。我之所以如此爱她,并选择和她结婚,就是看重了她这一点。

背着小婷经常和我上床的女人却是小珊,我并不爱她,只是享用了她,一时对女人的需要,需要她的肉体。小珊说的也对,我对她并没有柔情,那温柔也是制造的,企图制造一个虚假的幸福迷惑她。

“小珊,有事吗?”

“我今晚很不开心,我想找一个人说话,一些纷乱的想法弄得我胃疼,很难受。”小珊温柔地说。

“可是……”我几乎不知道该怎样回答,“几个小时后,我就要和小婷结婚了,而且你还是伴娘。”

“我现在真的需要你,因为,你开朗,豁达,总能三言两语就把我最窝心的事化解开。”小珊含情脉脉地说着。

“小珊,今晚真的不能……”

“你不是说婚后也要对我忠诚的吗?现在没结婚你就成了这样!”小珊说着话锋突然一转,“我现在就是要考验你以前说的话算不算数!”

听小珊说出这种话,我再也没有了睡意。

二十分钟后,我们在酒吧见面了。小珊比我先到,她找了个靠窗口的座位,要了两杯红酒。我们什么都没有说,就那样一直的喝酒。喝着喝着,小珊突然失控了,爬在桌子哭起来。“我本来以为,我们的约定我能坚守。可是没想到,真正面临这一刻时。我却如此脆弱,我知道你不爱我,可是我却不甘心当伴娘把你送到另一个女人怀中。我做不到,做不到……”我抱住了她,安慰她说结了婚,我也不会不理她。她任何时候需要我,我都会去。或者是因为酒精的缘故,我感觉小珊慢慢放松下来。我们聊了很久,她终于想通了,明天我终于可以一身轻松地去结婚了。

从酒吧出来,街上的凉风一吹我就觉得头晕目眩。“我们到酒店开个房间吧,今夜是我,明夜是她,我要抢先一步……”小珊醉薰薰地傻笑着说,有些凄惨。我很心痛,很心软,这个女孩,什么都不要,我需要她就来,我满足她就走,我欠她的太多了。

清早,我被脸上直流的尿液的咸涩弄醒吐了一口。

“你疯啦!尿在我身上!”我大叫着从床上爬起来,小珊竟这样做。

这时头发上的尿又流到了嘴边,我吐了口唾沫,感到恶心。小珊突然抱住我,嚎啕大哭起来。

从酒店出来,小珊把我送上出租车,隔着玻璃对我说:“告诉小婷,我今天不能参加婚礼了。”

我无言。

婚礼按照早就定好的程序按部就班地进行,我想着小珊,直到主婚人要我在大庭广众下向小婷求婚,我单膝跪地,对小婷说:“这一辈子,我只爱你一个人,请嫁给我吧!”那一瞬间,我突然心里难受无比。

新婚之夜,我大醉,小婷服侍了我一夜。那一夜,我们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